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创业交流 > 正文
创业学徒
2020-05-22 20:16:10

网络图片

  现在是凌晨6 点45 分。本· 达尔(Ben Darr)正从健身房回来。房间的冰箱里发出一股可怕的恶臭味。一位室友拖着拖鞋从厨房经过,闻到气味耸了耸肩。另一个室友则确认了一条坏消息:头天晚上在匆匆忙忙搞卫生时,有人挪动了冰箱,但忘记重新插电了。达尔只是摇摇头,将洗碗机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

  这就是创业学院(Enstitute)的生活。在这里,11 个年龄在18 岁到25 岁之间渴望成为创业者的人挤在下曼哈顿区的一个阁楼里。他们一起购物、做饭、吃饭和搞卫生,晚上则在4 间卧室里面共用一个遥控器,分享众多秘密。白天时他们会外出工作。其中不到一半的“孩子们”已经创立过一家公司;仅有3 人从大学毕业。也许这段经历将让他们明白自己是否是创业的料。

  没有人知道创业精神是否真正能够加以传授。InSITE 为商学和法学的学生们提供金融和科技方面的指导,为期一个学期。亿万富豪彼得·蒂尔(Peter Thiel)给每个孩子10 万美元以帮助他们辍学来实现自己创业的梦想。创业学院的优势就在于:在两年内与重要的创始人共事,边干边学。学院希望明年能够将这种模式推广到3 座新城市。

  现年31岁的谢拉·伊泰彻里亚(Shaila Ittycheria)和现年26 岁的凯恩· 萨汗(Kane Sarhan)去年创立了这家非营利性的创业学院。为了创立该机构,他们耗尽了自己的储蓄,并且从波士顿凯尔特人队(Boston Celtics)的老板之一吉姆· 帕罗塔(Jim Pallotta)和为社会创业者提供支持的德拉斯基家族基金会(deLaski Family Foundation)筹集了30 万美元。萨汗负责资金筹措、公共关系和公司招募。伊泰彻里亚则将重点放在常规事务上,照顾那些孩子们,并且对导师们进行监督。像生活方式品牌Holstee 的费边· 福特穆勒(Fabian Pfortmüller)和提供网址缩略以便于社交的服务站点Bitly 的希拉里· 梅森(Hilary Mason)都是导师队伍中的成员。这些担任导师的创业家每周支付给学徒们200 美元。

  为了争取成功配对,创业学院会花上数月的时间来通过视频、面谈、论文和自我评估等多种途径对学徒候选人进行审查。之后他们会联系那些能提供实打实的工作机会的初创企业。伊泰彻里亚表示他们需要的不是“实习生”的工作,而是能进行贴身观察的“僚机”的岗位。学徒们每周至少要与伊泰彻里亚进行一次一对一的面谈。这种谈话有可能让人感到具有毁灭性。“有时会自我感觉良好,”一位学徒拍马屁说,“但谢拉总是会在你出错时给你指出来。”

  目前这个项目的第一年时间还没有过半,效果如何呢?为了了解情况,我跟着萨曼· 乔杜里(Samman Chaudhary)和本· 达尔上了几天班。乔杜里现年24 岁,与他配对的是创业家、创业孵化器老板和风投资本家马克· 彼得· 戴维斯(Mark Peter Davis),现年34 岁。达尔现年20 岁,跟着现年31岁的刺激传媒集团(Thrillist Media Group)的本· 勒尔(Ben Lerer)一起工作。

相关新闻
焦作百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