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人工智能 > 正文
硅谷大佬为什么都在豪赌人工智能?
2021-02-21 15:10:54

最近,特斯拉公司CEO埃隆穆斯克和其他科技行业领军人物,共同投入10亿美元研究。他们的研究结果将供全世界使用。具有无限可能。比如,它可以检测细胞图像中的异常以发现,帮助与人类互动,构建帮助儿童学习的程序,以更个性化的方式按照孩子的学习进度进行授课等。

这笔让人“感觉不错”的,让我们有机会一窥硅谷大佬最关心的问题。此外,我们也可以借此了解(即人们常说的技术)如何像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网络那样颠覆科技行业。

引发的担忧不断见诸报端。媒体大肆宣扬将加速人类灭绝——随着智能设备变得比人类更聪明,它们会消灭我们,当然并非出于仇恨,而是因为我们妨碍了它们实现自己的目标。最乐观的人则关注,将来是否会出现有对话能力的性爱。

但事实上,已经存在了十多年。在一些我们认为理所当然的技术中,一直在发挥重要作用,例如苹果Siri语音助手,曾在《危机边缘》中战胜人类的IBM沃森超级电脑,甚至还包括特斯拉今年早些时候推出的功能。

在毁灭人类或者提供性满足之前,它需要变得更好,需要更大幅度的改进。非盈利研究中心Open耗资10亿美元,其成立将让我们有机会了解科学与商业领域的伟大思想家们眼中的机遇和挑战。

首先,正如分析师本汤普森在网站Stratechery撰文指出的那样,Open的成立可以看做是一则宣言,一份面向优秀研究人才的招聘。

Open的博客表示,要确保商业利益不会绑架研究的前途。但汤普森透过这些空话看到了本质。他关注的是Open简介第三段的最后一句话:“我们希望,这是业内最优秀的人才们最关心的事情。”

这家新机构担心的是,谷歌、Facebook和中国百度,正在用销售说辞吸引所有人才加入他们的公司。这些公司宣称,他们聘用的员工可以解决当今时代最复杂的社会问题。每一家公司都在利用海量的数据,帮助训练复杂的算法。

数据是的生命线。要训练像人类一样学习,你必须给它们提供数以万计的示例。比如照片、地图或词语等。如果你希望得到不同的结果,你就需要提供不同的示例。会尝试理解这些示例的哪些要素决定了一张图片中的猫是猫,或者哪些要素赋予了某个单词意义。之后,算法会生成每一次猜测的统计权重,帮助“学习”什么才是正确的答案。在这个过程中,科学家通过提供反馈和更多示例,帮助训练算法。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没有哪家公司打算放弃数据。这些数据迟早可以用于训练。这就是为什么使用特斯拉的数据生成算法的承诺,可能足以吸引研究人员去Open工作,而不是去谷歌。

Open联席董事长山姆阿尔特曼告诉《财富》杂志,特斯拉的数据将提供给Open的研究人员使用。作为孵化器Y Combinator的领导者,他还将尽可能地为Open研究人员提供该项目旗下的初创公司生成的数据。

阿尔特曼表示:“上还有海量公开数据。”研究人员可以利用这些数据生成新的工具和算法,促进的发展。

Open用于吸引人才的第二个要素是其非营利性质,以及对开放性的承诺。当然,这并不是说Facebook和其他公司在研究方面不够开放。他们也会迅速公开研究进度。虽然谷歌往往会等到其新发现获得显著的战略优势之后,才对外公布,但至少,它最终还是会公开。

本月早些时候,Facebook研究项目总监瑟尔坎皮安蒂诺在公司新服务器首次亮相之前的电话会议上,强调了开放的重要性。Facebook的新服务器专为训练学习而设计。Facebook的工程师们希望他们的工作成果能够回馈给开源社区。因此,Facebook将代码分享给社区,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讨好这些有公民意识的工程师。

但争夺人才并非Open存在的唯一原因。真正的的发展,将颠覆业。每一家公司都希望参与到这一巨变当中。

初创企业Spark Cognition公司CEO阿米尔侯赛因表示:“今天,正在吞噬整个世界,未来,也会对做同样的事情。”这家公司位于德克萨斯州奥斯丁市。

他解释说,许多取代纸质文件和档案柜的商业,最终将变成全新格式。由于在背后的努力工作,这种格式将变得更人性化。

侯赛因说:“所有分类将被打破,并重新划分,因此,这一领域有着巨大的经济潜力。这就好像回到了仅有一个人了解HTML语言的1995年。”

这也是被Open排除在外的硅谷大公司和其他公司,纷纷想在这个领域占据一席之地的原因之一。IBM院士、IBM沃森集团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罗伯海伊解释说,这家计算业巨头很有兴趣深入了解和参与Open。

与所有人一样,IBM也是在最近才知晓Open成立的消息。IBM有一个长达数十年,通过沃森研究的计划。IBM希望可以帮助该公司应对从基于网络的转向相关的新服务这一趋势。

此外,IBM还在研发一种利用模仿人类大脑的全新:神经突触。就面向的硬件而言,IBM绝对是最认真的公司。

其次是英伟达。这家公司生产的图形处理器,是目前训练学习的首选。

让我们再回到Open,看看这家非营利机构有什么规划。阿尔特曼表示,短期目标是生成工具和算法,并向公众分享。而从长期而言,要创建行为与人类更相似的,必须有更出色的硬件支持。

阿尔特曼说道:“要想创建更好的和更逼真地模仿人脑,必须加大硬件研究,开发出更出色的硬件,这非常重要。但这并不是我们当下的重点。”

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阿尔特曼会说,Open只是非常随意地与IBM沃森业务部门的某个人聊了聊,并没有通过正式渠道邀请IBM参与进来。(IBM竟然没有找到Open与该公司联系的记录。)又或许是,在硅谷将涉及的一切都称为的做法,与其在新品发布中推销之间,存在一道分水岭。IBM一直以沃森和认知计算的名义宣传其工作,这或许在公众当中造成了误解。

其他许多公司也在开展研究。例如,苹果也曾聘用研究人员,但据报道,它发现专家招聘并不顺利。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公司不希望分享研究成果。值得一提的是,微软也在进行研究,研究方向包括针对其Skype翻译业务的自然语言和识别。

这是一种成本更低的解决办法,与亚马逊的作法更为类似。除了规模庞大的科技公司,初创公司、工业巨头和研究机构也在使用进行试验。如果Open真的能够创造出可广泛使用的工具,这将有助于推动人类科技的进步。

阿尔特曼表示,现在确定Open的研究重点还为时尚早。它将开发工具和算法,但具体的重点研究领域尚未确定。不过,他表示,如果该机构能在一年内发表“几篇原创性论文,推动当前工艺水平的进步”,那也算是一种成功。

不过,很显然,支持该项目的技术专家和其他研究者,都有更加宏大的目标。(财富中文网)

译者:刘进龙/汪皓

审校:任文科


乂学教育 https://finance.ifeng.com/c/7s6GExJUmZB
相关新闻
千途百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