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农药资讯 > 正文
“洋进国退” 进口农药威胁论成行业热点
2021-02-22 15:25:37

“如果国家放任不管中国农药市场有可能拱手让给外企。”近日一种悲观论调在国内农药行业蔓延:跨国农药企业携质量先进的高价品种在国内市场突飞猛进已经在局部市场形成相对垄断。有网友甚至担忧:一旦被外企垄断市场不仅农民要忍受高昂的用药成本甚至将威胁国家的农业安全。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对于上述论调一家跨国农药企业负责人并不以为然:这是国内一些农药企业害怕市场竞争借机向国家要政策要扶持还在幻想地方保护国家不能保护“落后生产力”。

  两种观点针锋相对折射出的国内农药行业孱弱的现实。一位业内专家指出我国农药工业基础落后加之过度低质竞争导致自身创新能力滞后和严重的环境污染随着社会对食品安全和环保要求的提高国产农药的市场份额逐步萎缩并非危言耸听。

高档产品已完全“失陷”

  日前跨国农药巨头先正达、拜耳、陶氏、杜邦等陆续公布2011年第一季度经营状况:先正达共实现植保产品销售额27.9亿美元同比上升 11.2%其中亚太市场销售额达到5.09亿美元上升13%。拜耳作物保护业务的销售额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13.6%(汇率调整后为12%)达 16.76亿欧元。陶氏化学健康和农业科技业务第一季度销售额达到创记录的16亿美元实现了两位数增长。杜邦公司实现净利润为14.3亿美元同比增长 27%。虽然草甘膦仍未走出低迷行情但孟山都今年第二季度(截止2月28日)农化产品共实现销售7.08亿美元上升10.3%。此外巴斯夫公司也预计其 2011年第一季度营收与扣除特殊项目前的息税前利润(EBIT)将较上年同期大幅增长。

  与国外农药企业业绩全线飘红不同受干旱、通胀等因素影响国内众多农药企业陷入低迷。从国内农药上市公司公布的一季报情况看多数企业报告显示业绩大幅下滑实现增长的屈指可数。

  国内外企业业绩冰火两重天的背后凸显国内农药企业的市场正逐步被进口药占领的现实。目前国内农药市场高档产品几乎全是进口如在杀虫剂领域的康宽、稻腾、垄歌等杀菌剂领域的丙烯酰胺类、肟菌酯与炳环唑复配类等。这些产品由于效果好在市场上很俏销。

  不仅如此在低端产品领域前景同样堪忧。表面上看那些非专利产品外国货敌不过具有价格优势的国产货所以销量不如国内。“但从长远看笑到最后的却是外企”中国农科院植保所研究员陈福良说国内企业做产品国外企业做品牌。国产药虽然整体量大但并不是单个企业的杰作靠的是分散的汇聚。国外企业则不同着眼经营品牌。通过品牌渗透让农民指名购买。比如除草剂领域孟山都生产的“农达”就是一个典型的例证国内几乎找不出对手。

  如此观点湖南衡东县零售商单石坚深表赞同。他说当地除草剂产品90%以上的市场被孟山都的“农达”占领“如果哪个零售店没有这种产品几乎没生意可做。”

是不是危险信号

  于是一种悲观论调在国内农药行业逐渐蔓延:如果国家放任不管中国农药市场有可能最终被外企垄断。

  “这种论调并非空穴来风。”陈福良介绍国外产品在国内有成熟的营销模式从各级植保站到农户外企凭借技术和产品质量的优势稳步扩大市场占有量。反观国内大多数药企销售往往就是配送过程。一些做得好的企业即使有心做市场也是借经销商渠道并非真正通过培训农民占领市场。“国内农药制剂市场‘洋进国退\\’ 的趋势非常明显。”

  “这是很危险的信号。”广西一农药企业负责人不无担心地说10年前中国的种业市场就有点像今天的农药市场。那时国内种企也很分散无力阻挡跨国公司进攻。外企在中国推广专利种子刚开始也是通过培训甚至免费让农民试种推广。等市场份额逐步上升后就开始涨价。今日跨国公司一粒专利辣椒种子能卖2元多就是一个例证。但农民只能被动接受因为这是专利产品。“那么谁能保证兼做种业业务的跨国农药公司明天不会将他们在种业市场的成功经验复制到农药市场?”

  广西另一农药企业负责人补充介绍外国所谓“四大天王”产品从推出到现在几乎每年都在涨价涨幅在10%-15%之间是明显的“温水煮青蛙”策略。

  面对“洋进国退”的趋势国企应该如何应对?全国农技推广中心药械处处长邵振润认为国货当自强国内农药企业应通过兼并重组做大做强同时在推广服务方面要加大力度奋起直追。

国企巨头只有“规模效应”

  “后发无力是短板。”陈福良感叹国产药研发滞后与外企根本无法相提并论。从基础研究到新产品研发再到产品推广国企都与国外有着很大差距。特别是在基础研发方面国外公司一年研究的化合物多达数十万个。比如杜邦公司研发出一个康宽需要筛选上百万个化合物。而我国包括沈阳化工院在内的研究机构每年研究的化合物不过几万个。

  “这主要是由实力决定的。”陈福良说国内企业实力不足几乎不舍得投钱研发。结果只能有两种:要么研发的产品上不了台面;要么仅是剂型改良很难产生革命性成果。最好的证明就是市场上现有的主流产品除了井冈霉素、杀虫单等具有知识产权的产品外其他均由国外开发。

  一位在跨国公司有数十年工作经历的业内人士补充:国内农药的基础研究不行即理论研究没有取得突破。研究一个化合物需要从全新的机理方面取得突破这需要投入大量资金。这点外企做到了他们从产品利润中专门拿出钱攻关。

  “但在中国企业不关心国家投入也少。”陈福良说国外的理论研究由企业承担国内则靠院校等科研单位借助国家项目经费独力完成。近些年来从“973”专门针对绿色农药研发的几千万元投入到目前“国家科技支撑”计划的两个亿与国外投入相比简直微不足道。

  陈福良进一步指出国内药企产能过剩处于恶性低水平竞争。短期看这种低质和过剩的竞争让行业享受到低价产品的实惠;但长远看牺牲环境和浪费资源的后果最终还是由使用者和食品消费者承担;另一方面过度恶性竞争导致抗药性快速产生最终农民不得不增加用药量造成恶性循环。在这种背景下拥有优越质量和性能的国外农药逐步蚕食国内市场将是大势所趋。

  近年来国内农药行业也在兴起并购整合之风但不少人认为这种整合只是获得了简单的规模效应并没有从产权、资产、专业分工等综合层面整合 实际上还是散的。就像把土豆装进麻袋表面看是一个整体打开还是一个个土豆“所谓的‘巨头\\’要想与拥有强大技术、资本实力和体制优势的跨国公司竞争 谈何容易!”


松鼠智适应教育 http://news.sosd.com.cn/newsshow-154602.html
相关新闻
千途百姓网